1949带领的骑兵是什么军

    
文章来源:http://www.hzzhiling.com文章作者:钱柜平台网站网址<入口>欢迎您 【本文关键词】钱柜平台网站,骑兵团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建国前,每支部队可能都配有骑兵,但在建国后,骑兵作为单一兵种,真正较长时间地列入全军正式编制的师级单位,只有骑兵第1师。因此,骑兵第一师的创建、发展、整编及在我军建设中的历史地位、作用及功绩,作为骑兵部队一个缩影,具有一定的代表意义。

  骑兵第1师创建于1932年2月12日,当时的名称是“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游击队骑兵大队”。根据编制,1952年5月,骑兵部队整编为骑兵第1师,1969年9月,骑兵第1师整编为陆军第8师。骑兵第1师在38年的戎马生涯中,历经了土地革命战争、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和社会主义建设。曾参加过开创陕甘宁革命根据地、大青山、平北、晋冀鲁豫抗日根据地的斗争。参加过直罗镇、山城堡、红军东征、辽沈、淮海、平津等著名战役及甘、青、川边剿匪平叛。

  在战争年代,这支骑兵部队曾隶属过骑兵团,直接保卫过党中央、毛主席,并受过主席直接指挥。谢子长、刘志丹、、、贺龙、、张爱萍、张达志等将帅也直接指挥过这支骑兵部队,有的还在这支骑兵部队中担任过领导职务。新中国成立后,这支骑兵部队曾参加过4次国庆阅兵,“开国大典”中的白马团、黑马团、红马团经过时,曾受到主席、党中央及各族人民的高度赞誉。在甘、青、川边剿匪平叛及战备训练中,由于战功显著,曾两次受到主席批示表彰。这支铁骑劲旅曾纵横驰骋陕、甘、宁、青、晋、冀、鲁、豫等16个省、自治区,为建立新中国、保卫新中国做出过巨大贡献。

  骑兵第1师从创建上马到整编下马,驰骋疆场38个春秋,从整编下马,距今也正巧38个寒暑。本人曾任过骑兵第1师整编后的陆军第八师后勤部部长,依据师史、走访和亲身经历,撰写此文,其目的是想让人们了解骑兵历史,勿忘骑兵历史。

  1927年10月至1928年6月,在党的“八七”会议指引及南昌、秋收起义的影响下,谢子长、刘志丹先后在陕、甘地区领导和发动了清涧、渭华、旬邑、礼泉、澄城、三原农民起义。为发展革命武装,1930年夏,谢子长、刘志丹打入陇东民团军司令谭世麟部,任民团军骑兵营营长。经过艰苦细致的工作,1930年10月11日,刘志丹率骑兵营起义,先后在合水、保安、安塞边界地区开展武装斗争,由于敌人的疯狂“围剿”,起义部队终因弹尽粮绝而失败。1931年9月,刘志丹以历次起义保留下来的武装骨干,在甘肃省合水县组建了陕甘边第一支革命武装――南梁游击队。之后,南梁游击队与晋西游击队合编为西北抗日反帝同盟军。

  1932年2月12日,西北抗日反帝同盟军在甘肃省正宁县三甲源正式改编为“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游击队”,下辖2个步兵大队,一个骑兵大队,一个警卫大队。三甲源改编,标志着在中国领导下,西北红军在创建初期就有了自己的骑兵武装。

  陕甘游击队成立后,迅速创建革命根据地,从2月下旬至4月中旬,步骑配合,首战告捷,先后歼灭彬县、旬邑、长武、耀县等地之敌1360余人,在正宁创建了革命根据地。6月下旬,陕甘游击队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26军第2团,红2团下辖骑兵连、步兵连,骑兵连由陕甘游击队骑兵大队改编。红2团组建后,骑兵连作为红2团主力,连续开创了照金等地根据地,一时,敌人惊慌失措、闻风丧胆。

  1933年5月,军分四路“围剿”红2团和照金根据地。红2团在南下途中,遭敌重重包围,终因孤军深入、寡不敌众,惨遭失败。9月,根据陕西省委指示,以红2团骑兵连南下脱险的30名干部战土为骨干,与红4团临时骑兵连改编为红26军骑兵团。骑兵团成立仅一个月,便先后取得大小胜利6次,歼敌500余人,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,开辟了方圆200余公里的南梁根据地,骑兵团已成为红26军的一支劲旅。

  1935年1月,骑兵团越过子午岭、正宁、宁县三道封锁线,袭击了敌后方基地――长武县城,全歼了守城自卫团。长武之战,震惊了敌人,对长征途中的中央红军产生了重大影响。山西军阀阎锡山曾在其山西出版的《晋阳日报》夸大其词地报道:“陕甘红军5万余人奔袭长武”。这一报道,为中央红军最后定下进驻陕北提供了依据。原来,在1935年6月,中央召开会议研究战局时,就有“创建川陕甘苏区根据地”的意图,9月17日,毛主席在长征途中看到《晋阳日报》我军奔袭长武的消息,更加坚定了中央红军北上陕北的决心。

  1935年9月17日,红25军、红26军、红27军合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15军团,骑兵团编为15军团直属骑兵团。10月19日,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的中央红军在主席的率领下到达陕北吴旗镇,10月底,与红15军团胜利会师。11月3日,根据党中央决定,组成了以为主席,周恩来、彭德怀为副主席的新的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,红15军团编入红1方面军,骑兵团调离红15军团建制,编为军委直属部队,番号为“中国工农红军骑兵第一团”。11月 20日的直罗镇战役,彻底粉碎了敌人的第三次“围剿”。当时,骑兵团受直接指挥,主要担负直罗镇至合水之间的巡逻警戒,侦察敌情,为中央的军事决策提供了可靠情报,为战斗胜利做出了贡献,为骑兵部队的历史,写下了光辉一页。

  为扩大和巩固陕甘根据地,根据党中央瓦窑堡会议精神,1936年2月7日,骑兵团参加了东征山西、西征陕甘宁的两次战役。东征西征,歼灭了敌人大量有生力量,俘敌6000余人,沉重地打击了阎锡山、胡宗南、马鸿逵等军阀的嚣张气焰。在与马鸿宾、马鸿逵所部的骑兵作战中,红15军团领导越来越感到骑兵部队的重要,7月1日,遂将军团手枪团与骑兵连合编,组建了新的红15军团骑兵团,军委授番号为“中国工农红军骑兵第3团”,这是中国工农红军又一支骑兵劲旅。

  红军三大主力部队会师后,1936年10月,蒋介石调集大军,企图乘我红二、四方面军十分疲劳、立足未稳之机,一举消灭。红15军团骑兵团奉命配合红73师和红1军团第1师,由西向东实施反击,在何家堡地区歼灭敌军2个团,俘敌1000余人,掩护红一、二、四方面军安全转移到指定地区。11月,我骑兵团配合主力,在山城堡等地,歼灭胡宗南78师1个旅另2个团,迫使军队不得不暂停对陕甘根据地的进攻。12月12日,西安事变爆发,根据军委指示,红15军团骑兵团随主力南下商县,骑兵团随28军、32军向大水坑附近集中,牵制胡宗南第1军。

  1937年1月,红15军团骑兵团随主力进至咸阳地区,以打击正向洋县集中的万耀煌、王耀武两部,牵制进攻商县之敌李默庵、李铁军2个师;骑兵团和28军、32军,从大水坑南下,准备打击和牵制顾祝同部东进。5月25日,周恩来副主席在劳山遭土匪袭击,急令骑兵团返回富县剿匪,保卫西安至延安的交通安全。

  1932年2月至1937年7月,是骑兵第1师前期创建及初步发展时期,在党中央指引下,在刘志丹、谢子长、徐海东的直接领导下,由30人的骑兵大队逐步发展成为两支正规的骑兵团。在此期间,该骑兵部队先后毙俘敌15000余人,骑兵部队初露锋芒。

  1937年7月7日,卢沟桥事变爆发,日本对我国发动了全面侵略战争,在中国的积极倡议和努力推动下,国共两党实现第二次合作。根据国共两党协议,8月20日,中国工农红军第一、二、四方面军和陕北红军等部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,下辖115师、120师、129师。骑兵团改编为八路军第120师骑兵营,红15军团骑兵团改编为八路军第129师骑兵营。11月,日军占领阳泉,遂以部分兵力进犯我129师师部和顺县城,师长命令骑兵营前去阻击。骑兵营在杨家坡抢占有利地形,在马圈沟地区设伏,有力地打击了日军。和顺阻击战,是骑兵营首次单独与日军交锋,首战歼敌100余人,圆满完成了掩护师部转移任务,坚定了指战员战胜日军的信心。

  1937年11月,根据党中央、的指示,129师进入以太行山区为依托的晋冀豫地区,开创抗日根据地。骑兵营进入冀西后,先后在赞皇、元氏、临城歼俘土匪1000余人,歼灭伪军200余人。日军为保障平汉铁路安全,于11月30日调集日军200余人,乘18辆汽车,企图围歼我骑兵部队。骑兵营以一个连诱敌深入,主力在北马村地区设伏,利用夜战,一举歼灭日军140余人,烧毁敌车18辆。师长得到捷报后,称赞“北马村战斗是一次诱敌深入的歼灭战”。

  1938年2月初,129师骑兵营从冯村、田家口之间跨过铁路,伺机占领了宁晋县城,歼灭伪军100多人,俘虏曾做过清朝“九门提督”的汉奸王怀庆。2月8日,骑兵营扩编为骑兵团。3月25日,骑兵团在陈再道司令员指挥下,在郑家庄等地,全歼日军委任的保安司令惯匪刘魔头,毙俘敌900余人,击毙日军50余人。5月至6月,骑兵团先后攻克永年、成安、魏县等十座县城,毙伤日军130余人,击毁敌车27辆,毙俘伪军2500余人。7月,129师政委到达永年,亲临骑兵团看望干部战士,给予高度评价。

  1939年1月,日军纠集第10师团等部计3万余兵力,分11路对冀南根据地进行大规模“扫荡”,企图消灭129师师部和主力部队。骑兵团迅速掩护师机关安全转移后,在、指挥下,配合根据地军民进行了英勇的反“扫荡”斗争,先后进行大小战斗100余次,毙伤日、伪军3000余人,粉碎了敌人控制冀南平原的企图。

  1937年8月20日至24日,中央政治局在陕北洛川冯家村召开扩大会议,骑兵团奉命进驻冯家村周围,担负会议警戒、保卫党中央的光荣使命。之后,军委骑兵团改编为八路军第120师骑兵营。9月3日,骑兵营脱离120师建制,暂编为绥德、米脂等5县河防警备司令部骑兵团。12月,将八路军延安总部留守处改编为陕甘宁边区留守兵团,骑兵团调归留守兵团建制,番号为留守兵团骑兵团。1943年3月,为贯彻党中央“精兵简政”的指示,留守兵团骑兵团、保安骑兵团、359旅骑兵大队之1、2中队,合编为陕甘晋绥联防军骑兵旅。5月,骑兵旅开赴富县待命,粉碎了胡宗南兵分9路进击陕甘宁的意图。

  1938年6月,根据党中央、开辟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的战略决策和八路军总部决定,120师以358旅715团和师直骑兵连,组成大青山抗日游击支队。大青山地区,地形平缓开阔,极适宜骑兵作战,根据斗争实际需要,1939年6月,大青山抗日游击支队正式改编为大青山骑兵支队,下辖三个骑兵营。

  1940年4月至12月,日军对大青山抗日根据地连续发动了11次大规模“扫荡”,大青山骑兵支队与日、伪军进行大小战斗95次,毙敌794人,俘敌193人。年底,根据、朱德给120师师长贺龙《关于将大青山骑兵支队营建制改为团的建制的请示》批复,大青山骑兵支队下辖的三个骑兵营分别改为骑兵团,成为大青山抗日游击战争的中坚力量。

  1942年春夏,日军集重兵对大青山连续“扫荡”,骑兵支队经常人不脱衣,马不卸鞍,昼夜轮番游击作战,打得日军焦头烂额。7月,日军调集2万余兵力,采取“闪电式”、“铁壁合围”战术,对大青山游击根据地发动了空前规模的秋季大“扫荡”,根据当时敌我力量悬殊的形势,为保存实力,大青山骑兵支队分批分期转战到绥西、绥中,继续坚持大青山区的抗日游击战争。年底,中共中央晋绥分局和晋绥军区为统一对绥远及雁北工作的领导,取消了大青山骑兵支队的番号,原骑兵1、2、3团番号不变,归塞北分区。

  1942年1月,平北分区创建骑兵大队,晋察冀军区领导十分关心这支诞生于艰苦岁月中的骑兵武装。根据平北分区报告,亲自指示晋察冀骑兵团抽调干部加强平北骑兵大队的领导,为开辟察北坝上草原的抗日游击战争创造了条件。

  1944年至1945年,日军被迫从绥远撤出许多据点,军乘机抢占许多战略要地,并向大青山地区增派大批军队,企图控制大青山地区。塞北分区集中骑兵第2、3团进行了有力的反击。同时,党中央决定陕甘宁晋绥联防军骑兵旅挺进大青山。4月上旬,骑兵旅离开南泥湾,东渡黄河,奔赴全国抗战最艰苦的地区之一的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。

  1937年9月至1945年8月,骑兵第1师前身的各骑兵旅、团、营单独或配合主力部队进行有较大影响的战斗548次,毙、俘日军、伪军31900余人,为夺取抗日战争胜利创建了功绩。

  1945年8月15日,在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、蒋介石准备发动全面内战之际,根据中央指示,9月,陕甘宁晋绥联防军骑兵旅、绥蒙军区骑兵2、3团在商都地区合编为绥蒙军区骑兵旅。晋察冀军区成立察北分区,下辖三个骑兵团。11月,冀鲁豫军区组成晋冀鲁豫野战军第七纵队,杨勇任司令员,第129师骑兵团改编为第七纵队直属骑兵团。之后,绥蒙骑兵旅、察北骑兵参加了绥远战役,共歼敌12000余人。冀鲁豫军区骑兵团在河南新乡城东台头村全歼贺兰亭部1个团,再创骑兵团单独全歼敌一个步兵团的典型战例,之后,配合军区发起邯郸战役,毙俘敌人3000余人。

  1946年6月,蒋介石发动了全面内战,我骑兵各部队分别参加了集宁、张家口保卫战和陇海、定陶、豫北、察南、绥东、热西等重要战役,有力地配合了南线日,绥蒙骑兵旅在武川县蒙克寺大东滩三面包围了该处之敌,经13个小时战斗,毙敌657人,绥蒙骑兵旅独立打了一次漂亮的歼灭战,受到军委通令嘉奖,全旅荣记大功一次。

  1947年3月,绥蒙解放区大部分被军侵占,为保卫绥南解放区,绥蒙骑兵旅在根据地军民配合下,毙俘敌保安骑兵旅郭长清部及傅作义、阎锡山部1000余人,打击了敌人对绥南解放区的窜扰破坏。10月,绥蒙骑兵2团扩编为骑兵第2旅,执行保卫党中央的任务。

  1948年1月,绥蒙军区乘傅作义主力东调之机,西渡黄河。1月14日,绥蒙骑兵旅渡过黄河,击溃盘踞在河曲县的朱玉美部。3月20日至4月上旬,绥蒙骑兵旅配合晋察冀野战军发动了察南绥东战役,歼敌18000余人,打乱了傅作义在平绥线年,察北三个骑兵团在坚持察北斗争的同时,先后参加了热西战役和察南、绥东战役,歼灭了敌人大量有生力量,保证了隆化战斗的胜利,冀热察军区给察骑部队记大功一次。

  全面内战爆发后,晋冀鲁豫野战军根据指示,在、指挥下,挺进豫东。晋冀鲁豫骑兵团跟随主力部队参加了陇海路战役和定陶战役。1947年1月15日,在定陶,骑兵团截击敌增援巨金鱼战役的整编68师、55师各一部,歼俘敌2000余人。3月,晋冀鲁豫野战军第1、7纵队于 阳合编为第1纵队,骑兵团改隶第1纵队指挥。之后,骑兵团参加了豫北战役和鲁西南战役。7月14日,在鲁西南战役围歼敌32师、70师共3个半旅的六营集战斗中,仅骑兵团2营便全歼敌70师1个团,俘敌团长李金成以下550余人,再次显示了我骑兵部队的战斗威力。8月11日,根据指示,、以左、中、右三路大军开始千里跃进大别山的壮举,骑兵团编为右路军后卫。17日,我骑兵团以惊人毅力,通过没有人烟、没有道路、遍地淤泥、积水没膝的黄泛区,多次打退了敌骑兵一旅的冲击,掩护主力胜利地进入大别山区。

  1948年秋以后,骑兵各部分别参加了平津战役、淮海战役和配合辽沈战役而发动的察绥战役,绥蒙骑兵旅编为晋绥野战军第8纵队骑兵旅。这次战役,8纵骑兵旅主要担负侦察、警戒、追击、堵击敌人的任务;察北骑兵主要是出击察北,配合主力在察绥地区歼敌。在2个月的察绥战役中,8纵骑兵旅与察北骑兵团先后与敌作战16次,歼敌1484人,完成了辽沈战役协同作战任务。

  1948年11月底,继辽沈战役之后,8纵骑兵旅配合主力部队,参加了平津战役。我骑兵旅的主要任务是扫荡归绥外围之敌,围堵逃窜之敌。12月8日,我骑兵旅越过平绥线,在怀来以南十八家一带,抗击了敌人2个旅的猛烈攻击。18日,围追堵截张家口之敌,此战,除敌兵团司令孙兰峰带少数骑兵脱逃外,全歼敌军54000余人,为全歼傅作义集团做出了贡献。

  在晋绥野战军第8纵队骑兵旅和察北骑兵参加察绥、平津战役之时,晋冀鲁豫野战军第1纵队骑兵团,参加了由、指挥的淮海战役。骑兵团的主要任务是在新蔡、埠阳等地牵制侧击敌12兵团黄维部,迟滞敌人行动。12月5日,我军歼灭黄维兵团后,骑兵团调赴淮阴县,担负晋冀鲁豫野战军机关的警卫任务,直至淮海战役结束。

  辽沈、平津、淮海三大战役结束后,1949年2月12日,第8纵队骑兵旅、察北军区3个骑兵团和蒙骑一部,奉命进入绥北,发起了“围剿”绥北敌骑战役。2月15日至20日,歼灭了由张北流窜到绥北乌兰花、武川一带的敌骑第12旅和在平津战役中逃脱的敌第11兵团司令孙兰峰残部,歼敌900余人。3月,刚改编的我骑兵第1师奉命南下雁北,协同察哈尔军区围歼大同之敌。4月上旬,配合华北军区副司令员指挥的太原战役。4月24日,太原战役结束,大同守敌万余人在突围无望下,于4月29日接受我军整编,和平解放。

  为适应新形势要求和进一步加强部队正规化建设,遵照关于统一全军组织及部队番号的指示,1949年3月,晋绥野战军第8纵队骑兵旅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骑兵第1师;5月,察北分区3个骑兵团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骑兵第3师;晋冀鲁豫野战军第1纵队骑兵团整编为河南省军区骑兵团,9月,第四野战军警卫团骑兵营编入河南省军区骑兵团。

  解放战争时期,是骑兵第1师成长壮大的时期,1945年9月至1949年3月,该骑兵部队共歼敌21270余人,俘敌13970余人,为解放全中国做出了重大贡献。

  1949年10月1日,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,中国革命进入社会主义建设新时期。在新的历史时期,骑兵第1师先后参加了开国大典及3次国庆阅兵,参加了剿匪平叛、战备训练、国防施工、三支两军、抗美援越、对苏边防斗争等任务,曾两次受到主席批示表彰。

  新中国成立前夕,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议决定:1949年10月1日在北京广场举行开国大典、阅兵和群众游行,隆重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。1949年7月15日,骑兵1、3师受领任务,组编了一个黑马团、一个红马团、一个白马团。之后,经过艰苦细致、紧张有序的人马训练,达到了站得稳、走得齐、人马各成一条线、队形整齐划一、人马威武雄壮、严肃安全的要求。10月1日下午3时,当1979匹战马组成的黑、红、白三个方队通过广场和观礼台时,赢得了阵阵掌声,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及各界群众一致好评。开国大典阅兵之后,骑兵1、3师又连续参加了1950年、1951年、1952年的国庆阅兵。骑兵部队严明的纪律、良好的素质被广大群众称为“威武之师”、“文明之师”。

  1950年,朝鲜战争爆发后,特务与土匪沆瀣一气,以绥远为基地,公开建立“华北自卫救国军”、“剿共救国自卫军”等反动武装,仅2至12月,以张汉琏为匪首,先后发生武装叛乱55次。绥远省军区及时组成剿匪指挥部,统一指挥骑兵第1师、骑兵第3师、步22师、202师展开剿匪。截止1951年4月8日,骑兵部队先后在乌盟、包头、固阳、龙头山、马鬃山等地毙俘敌1113人,活捉匪首张汉琏、匪副司令员梁子玉,粉碎了妄图在绥远建立根据地的图谋,巩固了新生的人民政权。

  1952年5月,根据制定的《军事整编计划》,在察哈尔省万全县,骑兵第1师、骑兵第3师、河南省骑兵团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骑兵第1师。

  1952年11月,中央、命令骑兵第1师改隶西北军区建制,开赴甘、青、川边执行剿匪任务。美蒋为实现“”之梦想,建立所谓“陆上台湾”根据地,台湾委任马良为“中华救国军”103路司令,负责甘、川、藏区的反革命活动;委任马元祥为“中华救国军”102路司令,负责青海地区的反革命活动,并先后15次给该匪空投特务、武器、电台等物资。马良系原西北军阀马步芳所属的伪团长,马元祥系马步芳所属82军主力师师长。马良、马元祥拉笼少数民族上层人士,欺骗群众,土匪势力发展到5000多人,活动区域达10万平方公里,已成为内防的一大隐患。

  1953年1月7日,骑兵第1师在陇西召开党委扩大会,传达剿匪任务,投入剿匪准备,决心全歼马良、马元祥匪部。3月28日,得知匪部驻扎唐昆,骑兵第1师昼夜兼程100多公里,采取左右并进、前攻后堵之战术,将敌包围。此战,敌匪大部被歼,小股残匪狼狈逃窜到四川若尔盖县班佑地区。为彻底消灭叛匪,骑兵第1师发扬连续作战的作风,猛追不放,在断粮7天、连续2天粒米没进的情况下,战士们吃草根、树皮充饥。5月18日,在拉勒山活捉匪首马良,全歼残匪。剿匪指挥部得到消息,及时嘉奖通电骑兵第1师:“这种吃苦耐劳的精神,除红军时代有过,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是少有的。”5月28日,党中央、表彰了甘、青、川边剿匪部队:“全体同志经过将近两个月的积极作战,不顾饥饿疲劳,昼夜追击剿匪,已击毙匪首马元祥,活捉屡次叛乱之匪首马良,并将各股土匪基本消灭,获得了很大的胜利,甚感欣慰。”

  1959年3月,坚持分裂祖国的反动立场,公然撕毁《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》,发动了武装叛乱。骑兵第1师从3月26日至10月底,采取集中优势兵力打击叛匪、平息一地再平息一地,有步骤地歼灭股匪的战术,转战久治、班玛、色达等15000多平方公里的高原山地、农林牧区,进行大小战斗319次,毙敌5723人,毙俘匪首90余人,基本平息了久治、班玛、色达等地的反革命武装叛乱。这次平叛,骑兵第1师坚决贯彻中央制定的“军事打击,政治争取和发动群众相结合”的平叛方针,团结了群众,孤立了匪首。班玛县一老太太亲眼目睹了解放军军纪严明、为民办事的事实,当她的两个土匪儿子回家取粮时,老太太规劝儿子:“的政策好,你们也投降吧。”儿子不降,坚持要走,老太太抱住儿子的腿讲:“你们要走,就先把我打死再走。”结果,老太太的两个儿子不仅主动投降,还昼夜兼程往返匪穴8次,促使447名叛匪投降。政治争取成果辉煌,5月份,降敌仅占歼敌的18%,6月份上升到52.8% ,到8月份,竟高达78% 。主席看了骑兵第1师和班玛县委关于《班玛地区6月份政治争取工作简结》后,十分满意地批示:“此件好,应发各剿匪区照办。特别是昌都区极需要此种做法。”

  在3年多的甘、青、川边的平叛剿匪中,骑兵第1师经大小战斗417次,歼灭叛匪15189名,彻底解放了甘青川边各族人民,巩固了社会主义政权,为人民再立了新功。

  1962年,为巩固西北边防,命令骑兵第1师进驻新疆,揭开了骑兵第1师保卫边疆、建设边疆的新篇章。

  骑兵第1师进疆,主要担负战备防御任务,先后完成了重点阵地的施工建设,奠定了“依托天山,控制平原,长期坚持,独立作战”的防御阵地体系的基础。为进一步适应未来战争特点,1964年8月11日,根据总参批复编制调整,骑兵第1师除留骑兵第3团外,其余按陆军步兵南方甲种师编制,使骑兵第1师由单一的骑兵部队扩编为步、骑混编的骑兵师。

  1969年3月至8月,中苏“珍宝岛事件”后,为适应反侵略战争需要,9月16日,根据指示:“骑兵第1师改番号为陆军第8师”。这次扩编,骑兵第3团也相继下马,骑兵部队正式告别了在我军的编制。值得一提的是,骑兵第一师整编为陆军第八师后,为适应坚固阵地的防御任务,当年严冬,便展开了千里野营大拉练、大练兵。看了该师野营拉练报告后,欣然批示:“这样训练好”。这一批示,掀起了波澜壮阔的1970年亿万军民大拉练的序幕。

  骑兵第1师从1932年2月12日创建到1969年9月16日撤编下马,从无到有、从小到大、从弱到强,驰骋疆场38年,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和建设事业立下了丰功伟绩。历史在前进,社会在发展,现代化战争的高科技、新特点,注定了骑兵下马的必然。我军的编制虽早已撤销了骑兵这一兵种,但他曾做出的历史功绩,却永远值得我们追忆

上一篇:盐雾试验箱是如何完成喷雾的? 下一篇:美国陆军绰号“第二龙”的第二装甲骑兵团隶属
相关文章推荐
1、美国陆军绰号“第二龙”的第二装甲骑兵团隶属
2、1949带领的骑兵是什么军
3、盐雾试验箱是如何完成喷雾的?
4、二战波兰骑兵团硬憾德军装甲部队损失多少骑兵
5、中国历史上十支最强大的骑兵是什么?
6、自动喷雾除尘装置分类
7、喷雾冷却装置?
8、制作简易喷雾器 带图
版权所有©钱柜平台网站钱柜平台网站网址<入口>欢迎您  Tags标签  网站地图
钱柜平台网站网址<入口>欢迎您 钱柜平台网站
Baidu